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好,我的阿飄戀人
你好,我的阿飄戀人 連載中

你好,我的阿飄戀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北極青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橙橙 林時陌 現代言情

信仰唯物主義的女孩夏橙橙,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唯她可見的『阿飄』林時陌
在之後的慢慢相處中,兩人互生好感,但夏橙橙逐漸發現林時陌其實另有身份,身後更是隱藏着一個很大的秘密,一個不僅僅關於她,更是關於她所處這個世界的秘密...... 隨着這個秘密揭開,周遭的一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這時,林時陌和夏橙橙又該何去何從
展開

《你好,我的阿飄戀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偶遇車禍


七月出頭,天氣熱的要命,一絲絲風也沒有,就連空氣也是黏糊糊的,讓人悶熱煩躁渾身不舒服。

近幾天也是大一大二暑假放假的日子,儘管這日頭猛烈的讓人皮膚髮疼,也擋不住他們回家的喜悅心情,一個兩個拉着個大箱子腳底生風似的向大門走去。

但這一切好似與留校的同學們並不相關。

下午一點太陽又毒了幾分。

圖書館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人,但大部分的人在這個時間點都會選擇小憩一會兒,以保證下午全身心的投入學習。

夏橙橙輕輕挪動板凳,站起身環顧了一番,選擇了最角落的一個空位坐下。在確認手機媒體音量全部關閉後,打開租房軟件又開始了令人頭大的選房時間。

是的,她是一名即將大四的學生,現在跟她同一年級的同學們也都面臨著就業或者升學的人生方向選擇。

但這對於她來說從來都不是選擇題,而是一個連想都不用的必選題,她是家裡的獨生女兒,從小就被家人寄予厚望,在他們看來學歷就是一個人身份的象徵,因此即使不用選擇她也只能去升學考研。

也因為這樣,她必須留在學校,專心備考。

她也常常嘲笑自己,小時候總覺得自己長大後可以拯救整個世界,等長大後才發現整個世界都拯救不了自己。

由於剛發佈來疫情不得留校的規定,夏橙橙不得不兩天內找到房子,但對於一個從來沒有接觸社會的大學生來說,租一個稱心如意的房子是如此之難。

正當夏橙橙挑得焦頭爛額時,一個自稱是她小學同學的男人給她打來了電話,說他正好在學校附近有房可以出租給她。

夏橙橙原本是不信的,可那人完全正確的回答了她的所有問題。思來想去,想着學校附近風險不大,夏橙橙也就答應了看房。

太陽快落山時,一個女孩給夏橙橙發消息說要帶她去看房,她一看竟然是她直系學姐,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下了。

看來今天她的運氣還不錯。夏橙橙心裏想着。

很快到了與學姐約定的時間,夏橙橙趕忙收拾好書本,跑到校門口與學姐會合。

這個學姐是個出名的美人兒。

大一時曾作為領隊帶他們系全體同學去公司實習遊覽了一天,明明只是比他們大一兩歲,卻在與他人交談時顯得如此優雅穩重,妥妥的商場女強人風。

聽室友說這個學姐不僅人美,而且今年收到了兩個大公司的offer,並且考上了全國top高校的研究生,還說學姐現在也很煩惱,煩惱到底是去讀研還是接受一年幾十萬的高薪工作。

什麼神仙姐姐,夏橙橙看着學姐的側臉出了神,感嘆道,這種煩惱給她該有多好呀。

那房子的離學校並不遠,出了大門右轉就到了。

一路上學姐給他詳細介紹了水電費、租金、注意事項以及房東。

在她的口中,房東性格十分好且大度。

聽她講,她其實與房東並沒有見過面,連簽合同這一步都是房東的朋友把合同拿來給她簽。就平時交流而言,都是在手機上完成的。

夏橙橙雖對這個老同學充滿好奇,但聽着價格也算是合理,而且路程也近也不耽誤她去圖書館複習,也就在QQ上與李昊簡單交流了一下,確定了簽合同的時間和地點。

李昊也是大方,當即就叫學姐將鑰匙給了她。

「那個橙橙,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QQ聯繫我吧,我現在得先走一步了。」學姐看了看手機,突然有些急切的說道。

「這樣啊,那好的,今天真的是辛苦學姐了。」

夏橙橙原本想着請學姐吃個飯以示感謝的,這突然要走確實是讓她沒有想到。

「別別別這麼說,這都是應該的。」學姐笑盈盈的,有些泛黃的燈光打在她的臉上,倒顯得又別有一番風味。

「對了!」學姐好像想到了什麼,回頭望向夏橙橙道:「學妹你剛才出來也沒有吃晚飯吧?」

夏橙橙以為學姐餓了有什麼想吃的,就連聲說沒沒。

「哦,那正好我男朋友給我訂了牛蛙火鍋,我的車也在下面,要不我們一起去吃吧。」

這句話一說出,可把夏橙橙哏住了,趕忙擺手拒絕。

她去算啥啊,人家兩個小情侶是吃牛蛙,她在旁邊的話那可能就不是牛蛙,簡直就是孤寡青蛙。

雖說心裏吐槽着,但還是不住的感嘆着這神仙姐姐,又有事業又有愛情,還有錢,羨慕啊。

只不過這麼美好的女孩子,應該沒有幾個男生會不心動吧。

在告別學姐後夏橙橙便下樓四處逛了逛。

他們學校的這個校區是個新校區,建成也不過十年,周邊的建築都比較新的。當然這個小區也不例外,由於這個地區屬於城市的邊緣,小區里也是只有四五棟房,樓層不高人也很少,但或許也因如此,小區的環境十分要好,仔細數來竟有三四片小竹林,中間還有一小潭湖水,風一吹沙沙作響,雖然顯得有些冷清,但也確實讓人心曠神怡。

美好的事物,愉快的心情,總是容易讓人不知不覺沉醉其中,待夏橙橙出小區時,天已經完全黑透了。

好在離學校近,街上也還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夏橙橙越想越覺得自己運氣好到爆炸,一路上不停的哼着小曲,連走路都是一蹦一蹦的,如果沒人看着,她都想直接跳着走。

呲——嘣——!刺耳的剎車聲與猛烈的撞擊聲從身後傳來,把剛剛還沉浸於自己歡樂世界中的夏橙橙嚇得不輕,直愣愣的杵在原地好幾秒鐘才緩過來。

「天哪,出車禍了。」一個尖銳的女聲從身後傳來。

「那個人。流了好多血,快快打120!」

「有沒有人幫個忙打119!這車流了好多油,怕是要燒起來了。」

... ...

越來越多不同的聲音開始響起,身後嘈雜一片。

夏橙橙回過神來趕忙回頭向聲源處望去,那裡圍了好幾十個人,聽他們互相嚷嚷着,大致眼熟知道了是小轎車追尾貨車。

出於好奇夏橙橙微微探頭,往夾縫中看了看。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在小轎車的副駕駛上,一個二十齣頭的男人,額頭和嘴角隱隱有鮮血流出,臉頰無比蒼白,但仍然能看清楚他痛苦的神色。他的上半身也是在隱隱抽搐,右手彷彿是被玻璃劃傷,一股一股的鮮血順着小臂不斷往外流着,讓人看得心驚膽戰。往下一瞧,他的腿好似也是受傷了的,血肉模糊,還能看到絲絲白骨露出。

血腥的場面看得夏橙橙觸目驚心,心跳突然的變快,手底腳心也冒出絲絲冷汗,胃裡也是翻江倒海。

其實夏橙橙是大家公認膽子比較大的女孩,這一點她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她不怕高,也不怕蟲,更不怕血,大一時她更是偷偷跑到醫學部,去看別人的解剖課。

但這次,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怕。

恍然間,那個男人的頭好似動了一動,用盡所有的力氣將眼睛睜開,向她的方向看了過來,沒錯!他是在看着她!

夏橙橙突然感覺頭痛欲裂,腦海中出現了一幅又一幅相似的畫面,只不過畫面中卻多出來一個渾身是血看不清臉的女孩,她顫抖着趴在地上,向著那男子的方向一遍遍的喚着喊着,『林時陌』,『林時陌』。

撕裂般的痛苦如真如幻的向她襲來,一時間彷彿她就是那場景中的人。

林時陌?他是誰?這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不斷盤旋在夏橙橙的腦海之中,但劇烈的頭痛又將她拉出這無盡的疑惑中。

滴!滴!救護車與消防車的聲音從耳邊呼嘯而過。

夏橙橙知道那個男人獲救了。但她也是實在不舒服,就趕緊回頭,向學校方向加快走去。

回到學校後心情是舒緩的一些,但仍是感覺焦躁難安,於是接了一桶冷水,去浴室沖了一個冷水澡。

一桶冷水下去,心中的焦躁倒是減少了一半多,隨之而來卻是滿滿的困意。

「看來今天的確是有些累了。」夏橙橙嘀咕道,快速沖完後便上床準備休息了。

眼睛一閉,鋪天蓋地的困意如洪水般湧來彷彿就要將它吞噬。

「哎,我們的夏大小姐今天不熬夜了嗎?怎麼這麼早就睡了?」

室友們看着夏橙橙這反常的行為,不禁打趣道。

要知道夏橙橙可是最能熬的,一個人每天晚上能熬到兩三點,但第二天仍然能六點起床,認認真真的去圖書館複習。

在她們眼裡,夏橙橙就是熬夜雞中的戰鬥雞。

「嗯,我怕猝死,洗心革面了!」夏橙橙也沒有力氣再與他們多聊,說完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半夜劇烈的頭痛將夏橙橙從沉睡中拉了出來,眼前還不斷的浮現出昨天晚上遇到的畫面。

天哪,她不會真的要猝死了吧?夏橙橙突然慌了起來,一邊按着自己的頭,一邊在心裏哭爺爺拜奶奶的承諾,說是如果這次好了,一定準時睡覺準時起床,健康作息,多多鍛煉。

但頭痛的劇烈程度已經超出了她的承受範圍,一時間就連禱告的心情也是沒有了。

但這是半夜,頭痛又該怎麼辦?要忍到明天天亮嗎?

她也不想打擾到室友,於是準備悄悄的拿上手機先在網上查詢一番。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她記得明明在睡覺前將手機放在枕頭邊上了,可現在將從床頭到床尾摸了個遍也沒摸到手機。

手機沒找到就算了,但更奇怪的是,周圍靜的只能聽到自己呼吸聲。

不正常!太不正常!夏橙橙心裏念叨着。

她那麼大幾個室友的磨牙聲、呼嚕聲、夢話聲呢?怎麼都沒了!

難道這姐幾個昨個兒一起組團去搞啥睡眠療養了?不會吧!這也太扯了!

夏橙橙一時間被自己的無厘頭的想法整笑了,但頭太疼了手機也沒了,只能委屈一下她可憐的室友們了,於是喊了聲其中一個室友的名字。

見沒人回應,夏橙橙又叫了另一個室友的名字,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在喊遍了所有室友的名字後,竟沒有一人回應她。

夏橙橙開始手腳發冷,但還是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恐懼,雙手合十默念了十遍:「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是的,夏橙橙本人是非常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無神論者。她一直堅信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用科學解釋,而鬼這種不知名的能量體是不存在的。

因此在多番思索後她還是認為這應該只是她的夢境,就類似於平時常常經歷的『鬼壓床』(腦子醒了,身體沒醒)罷了。

於是平復心情後也懶得再去計較,閉上眼睛又迷迷糊糊睡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