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連載中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臨風小光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Janny 其他小說 顧樂心

一個航空博士畢業學生顧樂心,航天所奮鬥十年無車無房無對象無職位,親友疏離,索性參加星際深空試驗,落入未知星球
危險、暗黑的鬥爭從地球蔓延到深空,而未知的生物的出現給本已複雜的處境增加更多的未知,航空研究院的眼光也從未離開過這一隊星際深空探險隊
世界本來就是黑色的,存在的光不過是黑色摩擦迸發的剎那能量,要相信光么?展開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章節試讀:

第7章 初識Janny


我們五個人在瘦高個的帶領下穿過兩個辦公區,又繞過一個連廊,進入電梯,往下面走。這個電梯竟然是走地下去,難不成飯堂都得搞到地下室去吃?我相信其他人也跟我一樣有疑惑。林教官可能感覺出來了我們的疑惑,說道:「各位專家,我們這是先下去辦理基地通行卡,走地下三層,我們稱之為IS層,主要的數據資源和服務中心都在這層,溫度比較低有利於服務器散熱」。「哦,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吃個飯走地下嘞,哈哈,老人家說下地獄才吃飯呵呵」一旁的男子回應道。我看了他一眼,這個人比較顯眼,一身皮衣,下面緊身褲,裝束也太tm奇特了,看上去還挺結實,偏褐色的皮膚,估計是經常室外鍛煉的。看我投來眼光,皮衣男開口「嘿,我叫王飛,西北人,大家可以叫我飛仔」。我點了點頭開口回應道:「我是顧樂心,南方的,等會吃飯我們相互介紹認識下吧」。其他人一致點頭表示贊同,畢竟接下來我們都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了,熟悉和了解每個人是很重要的事情,工作配合起來才不容易矛盾。此外我還特別注意了一下唯一的女生,也是瘦瘦高高的,應該有165,長發盤起,不怎麼發言,表情比較冷靜,年紀大概二十六七的樣子吧。不過女生我們這個時代,女生都比較顯年輕,跟護膚裝備技術進步關係很大。剛才在會議室坐的比較遠沒看清長的如何也只是瞟了幾眼,電梯里近距離看五官還是比較立體的,皮膚也挺白,談不上很漂亮,但看起來也舒服。

可能是發現了我在看她,女生和我對視了一眼,沒作表態和其他意思,就看往電梯門了。電梯此刻也達到IS層,林教官領我們走過一道密碼門,眼球識別了下就開了,再穿過一間只有五個人辦公位的辦公室,進入另一個密碼門,同樣眼球識別進到一間大一點的辦公室。一進入就看到幾個幹練的女人在目不轉睛的敲着鍵盤,有一個還打着電話。林教官徑直走到辦公室最後的位置上,對着坐着的中年婦女說道:「陳姐,這是我們新入的五個專家志願者,需要麻煩你給開通個C類的通行卡,還有錄入下他們的身份信息及DNA信息」。說完,陳姐抬頭看了我們一眼,露出歡迎的微笑,「好的,林指導,我現在叫小文處理下。」轉頭對着隔辦公室最前面坐的更年輕的女子說道「小文啊,幫林指導帶來的五位新同事處理下通行卡和血液採樣,速度搞,馬上飯點了,他們也還要吃飯」。年輕的女聲哎了一下,就帶我們進入旁邊的採樣室,讓我們分別寫下姓名,年齡,身高體重等基本信息。

我看到三個男的分別寫下自己的名字,分別是王飛、杜澤斌、徐毅然,接着是女生寫下Janny 安,我好奇的問了句:「您是外國人么?英文名字哎」。「不是,我在澳洲長大,讀書,這是我的護照名字,以後我會告訴大家我的中文名的。」對方輕聲回答道。見如此說,我也不好多問什麼,就也端正的寫下自己的名字,接着就跟着安排進行了指尖血採樣。也不知道這邊基地搞這個血樣採集的目的是幹什麼,也沒多問,反正看他們的對話和操作習慣來看,應該是很常規的一項流程,估計也是分析基地各位專家的身體狀況做一些預防措施吧。

采完血樣簽完個人信息,就帶我們到她的辦公位錄入指紋、眼球識別和拍了個照片,這邊機器反應都很快,而且全是自動記錄生成形成電子文檔,不愧是高端基地。大約十分鐘後,辦公位上的打印設備就咔咔咔打出五張通行卡片,顏色暗黑,帶有閃電狀的藍光紋路,撲克牌大小,正中上面有我們照片和姓名職務信息,左上角是一個黃色的C字標,拿在手裡還有點份量。小文還給我們一人分發了一個卡套和繩帶,並囑咐我們「各位專家,這個卡片是C類卡,能通行到飯堂、公共休息室和公共辦公區所有的會議室和標記了C的所有區域,當然還包括帶C標的電子設備,當然吃飯也是靠這個卡識別的。所以請保管好通行卡,確實丟了的話,上面都有我們服務中心的聯繫方式,發個郵件或者電話過來,我們會重新製作再來領取,卡片丟失後各位可以在每層樓的公共區有個機子,用眼球識別或者指紋識別先掛失,然後可以做一些臨時應急的操作,到時候上面會有說明。以上請各位專家知曉」。說完便停頓了下,看我們沒什麼問題,小文便又忙碌其他事情去了。

林教官跟陳姐打了個招呼,就告別了這間辦公室,領着我們去食堂吃飯。食堂在地上一層,面積不大,窗口倒很多,有各地方菜系,不過看不到一個打菜阿姨或者廚師,飯菜也是配好碟子或者包裝盒的。正想開口問的時候,一聲瓮聲瓮氣的聲音傳來「果然大基地,嗯,都不用打菜阿姨,呵呵,掂勺手抖的機會都沒有。」尋聲看去是那個叫杜澤斌的兄弟,名字這麼文雅,聲音卻過於渾厚反差略大,我竟一時失神。

「哦,呵呵,我們這邊保密要求高,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有的飯菜都是定點酒店做好統一運送過來的,口味大家放心,跟外面飯館吃的一樣,只不過都裝好的,可能會有不夠吃或者不喜歡的菜色,到時候各位習慣一下,不夠吃的拿兩份。嘿嘿」林教官淡淡說道。

轉了一圈,我拿了個素菜套餐,水餃、西蘭花炒蝦球,還有一杯酸奶,份量挺多。看了下Janny坐的位置,我特意選擇在她斜對面坐下,其實我內心是想坐她旁邊或者對面的,可惜臉皮薄,有賊心沒賊膽,正糾結時候被王飛佔掉了對面,其他兩個坐在林教官旁邊,我也就不好坐人家左右了。我想着我們這幫人不都是單身老狗么,這個王飛怎麼這麼積極了?也不多想了,就坐下吃起飯來。不過斜坐也好,吃個飯抬個頭能瞥見她,不會讓人感覺到是故意看她的。正吃着,王飛開口了「哎,你叫徐毅然是吧,徐專家研究啥的呀,是哪個單位?」「哦,我是搞大氣科學的分析一些氣候、空氣成分和土壤條件,這幾年其實啥都搞一點,我們六所經費投資少,沒啥成果,再加上國家經濟比較疲軟,對於基礎研究投入就更緊巴巴了,呵呵。大家叫我徐工就行」徐工說完,嘴巴都還有油跡,擦了擦便又吃了一口梅菜扣肉進去。「幸會幸會,我是氣動所的,搞飛行研究和流體設計,當然幹了一些流體仿真的活。」聽到氣動所,我才醒悟過來,這個渾厚聲音的杜工跟我是一個單位大樓的,平常接觸的少,就沒什麼印象。「杜工,我是北樓四樓機架設計部的顧樂心,咱們一個單位的啊,緣分緣分」,瞬間感覺拉近了一下關係,有種他鄉遇故知的味道了。「哎,好耶,都是兄弟單位,都是同事」王飛還沒等杜工開口就搶道,杜工附和道「哈哈,真好,我就說咱們單位還有一個人是誰,哎那位靚女專家,JAN~ny安,您是哪個單位?」杜工側着身子看向她,大家也看下她,Janny看到大家目光投來,停下筷子,不緊不慢的說道:「我是生研所的,做生物毒性研究和特異免疫方向的工作,很高興與各位專家共事,因為我剛畢業五年,在各位前輩面前我不敢多說什麼,還望前輩們帶飛照顧。」「哦,生研所的啊」正在嚼着滿嘴飯的徐工開口道,「我知道,這是航天院下設的一個研究機構,專門研究太空種植,動物實驗和微生物的研究院。能搞這方面工作的女生太厲害了,佩服佩服。」「哪裡,不過我們所女生確實少,兩百多號人的機構,算上保潔阿姨也就只有5個,其中,三個是保潔阿姨,哈哈」Janny說著並笑道,似乎還帶着一點小自豪。聽完,我不覺感到佩服,能在一個機構干五年的女生都是科研怪,另外還能報名參加這種未知探測工作的女生,即將面對需要長時間相處的男同胞,依然淡定的女生更是欽佩。看來國外教育,在心理和價值觀行為特徵上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後面我們就東拉西扯的聊了一些生活方面的話題,也請教了林教官這邊基地的一些基本情況,和我們接下來要安排做的事情。飯後便帶我們去了公共休息室稍作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