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連載中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豆花要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子琅 商玄

【雙男主 無女主 穿書修仙】 穿成反派師尊,註定要被男主徒兒噶掉怎麼辦? 不着急,反派的自覺就是給男主成神路上增加障礙——趁他病要他命,先噶為敬! 然而噶着噶着,周子琅感覺哪裡不對,他的男主不可能怎麼乖軟! 「乖軟」男主商玄抬頭,步步緊逼,眸帶偏執,笑容惡劣,「原來師尊不喜歡這一款嗎?那不如,師尊告訴徒兒喜好,徒兒都依你……」展開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章節試讀:

第7章「同意捐獻!」


小竹屋裡。

跟着周子琅進去的商玄,低眉順眼的站在邊上,看起來乖軟極了。

周子琅坐在桌邊,不動聲色的觀察着他,心思不斷活泛。

空氣靜默了好半晌,周子琅像模像樣的輕咳一聲,率先打破尷尬,「徒兒可有受傷?」

「師尊來的及時,徒兒沒有受傷。」商玄低聲應答。

事實上,就算如今的商玄沒有修為,以他的能力要收拾陳葉青這廢物也很容易,根本不需要周子琅出面。

何況在商玄看來,周子琅出手也不是想幫他,只是不想讓他被人打壞了靈根罷了。

只是……

回想方才的異火,商玄覺得蹊蹺。

商玄離得近,那種異火灼燒的感覺他再熟悉不過,就是他上一世在遺迹中攫取的那枚。

可上一世的異火現世在五年後,這期間沒有半點跡象,應當沒人知道存在才對。

為何會突然出現在朗月的身上?

而且異火似乎很聽朗月的話,比起在他手上那孤高冷傲的感覺,在朗月手上的異火極其溫順。

難不成……朗月真的重生了,並且還比他提前,甚至還取走了異火?

若真是重生,那他倒是能理解朗月之前為何要對他下毒了。

可這麼早就殺了他,朗月不想要他的靈根了嗎?

畢竟他的靈根,是需要很長時間的滋養和催化,就像一棵還沒長大的小苗,此時**,只會立即枯萎,再無用處。

這可不是朗月的性子。

按理來說,朗月應該會沿襲上一世的做法,只是在處理商玄的時候,會做的更加不留餘地、以絕後患才對。

有太多說不通的地方。

商玄還在心底思慮,周子琅聽到他的回答微微頷首,見他語氣平靜,似乎並沒有異常,便放心了些許。

想了想,周子琅又問:「為師之前昏迷了多久?」

「約莫有六個時辰。」商玄答,頓了下,嗓音低低的,帶着不易察覺的試探,「徒兒給師尊探查時,發現師尊是中毒了才暈過去的,這毒藥見效比較緩慢,大概需要兩三天才會徹底毒發,師尊對此可有頭緒?」

中毒倆字落入周子琅的耳里,差點兒沒繃住從椅子上摔下去。

完犢子,他真的中毒了!

他要交代在這裡了!

周子琅心底惶恐,甚至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通暢了,似乎隨時都能厥過去。

哪個傻蛋給人下毒結果給自己毒了?

還是他周子琅。

周子琅後悔了。

暗鯊個屁的暗鯊,他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讓商玄那崽子野蠻生長,自己不去招惹不就行了嗎?!

現在好了,把自己搞中毒了,隨時都有可能去見佛祖!

哪怕周子琅面色表現的再淡定,說話的唇還是沒忍住顫了顫,「為師……也不知道,你可有找人來為我查看?」

周子琅的反應,商玄盡收眼底,眸中划過難以捉摸的暗色,搖着頭,漆黑的雙眸無辜的看着他,「抱歉師尊,徒兒修為低下,連這重明山都出不去,無法為師尊尋來醫師。」

周子琅:……

話是這麼說,但為什麼他總感覺商玄的語氣裡帶着濃濃的挑釁!

那種「同意捐獻我爸遺體」的既視感!

這要是他周子琅親生的,分分鐘給商玄打爆腦袋!

但此刻周子琅感覺自己呼吸都困難了,也綳不住那所謂的高冷人設,肩膀一垮,直接癱在椅子上。

一邊大口喘氣,一邊顫巍巍的抬手,有氣無力的,「快去給你掌門師伯發傳訊珏,讓他來救我。」

傳訊珏是青鸞大陸的修士,用來隔空聯繫的物件,只需要輸入些許靈力就能與對方實時對話。

相當於現代的手機,只不過這玩意兒能聯繫的只有那麼固定一個人,並不是想跟誰聯繫就可以的。

見周子琅如此,商玄的腦海里浮現了上一世朗月,痛哭流涕的在他腳邊求饒,滿眼都是惶恐和害怕,以及強烈想活下去的**。

與此時的周子琅竟如此重合。

令人……好生厭惡。

商玄黑眸里的溫度冷了下去。

忽然伸手,握住了周子琅的手腕,五指不斷收攏用力,唇角微勾,就那麼淡淡的笑着,卻沒有絲毫溫度。

少年傾身,不斷的逼近周子琅,黑眸中的惡意毫無保留的展露。

呼吸交織間,少年啞聲低語,「不若師尊求我,若是讓我滿意,說不準就替師尊求救了。」

離的太近,周子琅幾乎避無可避,瞳孔地震的看着他,張着嘴你了半天沒有你出個後文來。

卧槽卧槽!

這崽子tm的怎麼……有點帥啊!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

是商玄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殺氣,讓周子琅頭皮發麻。

總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還沒發育完全的小少年,而是原著書中的大魔頭!

難怪這崽子後期跟殺人機器似的到處砍人,敢情這麼小就已經有離經叛道、欺師滅祖的跡象了!

周子琅緊張的心臟砰砰狂跳,不自覺咽了咽口水,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下一秒就被抹了脖子。

其實周子琅的眼睛很好看。

哪怕如今是朗月的外表,但那雙眸子跟現代的周子琅近乎十分相似。

都是眼尾微微下垂,眼眸中間部位寬闊圓潤,類似杏眼,又比杏眼拉的略長些。

瞧着那雙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臉,商玄捏着周子琅的手腕,指腹無意識的摩挲着他細膩的肌膚。

以前倒是不曾注意,他這師尊的眸子竟是這般好看。

或許今後,他可以把這雙眼挖下來,做成自己的收藏品日日欣賞。

想着,商玄一掃眸中的惡劣,重新戴上了無害的面具,放下了周子琅的手,語調也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師尊不必着急,徒兒曾經見過你這種病症的毒藥,有解毒的經驗,師尊只需配合徒兒,兩日內便可見效。」

突然感覺絕處逢生的周子琅,根本沒時間思考商玄的前後變化差距。

聽到有救,瞬間覺得腰不疼了腿不酸了,連帶說話都有力氣了,噌的坐直身子,眼底的欣喜都止不住,「你說真的?!你真能治?」

那直勾勾的注視,以及灼眼的情緒,令商玄眸光微頓,垂於身側的手緩慢的摩挲着指腹,漸漸回憶起剛才細膩的觸感。

半晌,他點頭,語調平靜的吐出一個字,「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