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連載中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七塔下的膠底布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熊德彪 胡若雲 都市小說

仿若南柯一夢,1990年正讀初中的農村孩子胡若雲預見了自己未來三十多年的人生歷程:貧窮、困頓、一事無成…… 從預見開始,從14歲開始,他和馬上到來的暴風雨搶時間,以先見之明斗翻了惡人,改變了家庭境遇、人生軌跡…… 預見未來,小小少年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展開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章節試讀:

第3章 趕在暴風雨到來之前(下)


想想連綿陰雨半月之後,多少鄉里鄉親欲哭無淚的場景,胡若雲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得拼一把、賭一把!

木杈在手裡揮動,汗水流進眼睛裏蜇得生疼,他用衣袖擦一把接着干;胳膊被麥桿划出一道道血痕,再被汗水一漬,跟受刑也差不了多少;麥芒掉進衣服里,渾身刺撓,他恨不得脫個精光之後再用手撓個遍……可這些都顧不上了,在胡若雲的心裏,就是拼着命要在風雨來臨之前把這十畝麥子拉到麥場並且堆起來!

十畝麥子,用板車得拉十幾趟,麥場直接就是平整的一塊兒麥田,距離倒是很近,可關鍵是得用木杈一下子一下子把十畝地麥子裝到板車上,這個真的是太費功夫了。

看到兒子這樣拚命,胡起華和趙美榮也是心疼的不行。

兒子再作妖可終歸是個半大孩子,這樣不要命的幫爹娘幹活,當爹娘的有什麼不滿意都得暫時忍下了。

從上午干到中午,又從中午干到下午,胡若雲兩個上小學的弟弟妹妹放學後也加入進來,一家人又從下午干到晚上。

太陽下山,紛紛下晌回家的街坊四鄰路過時都忍不住議論:這家人幹活不要命了!

伍子嬸言語裡帶着嘲諷:「起華哥、起華嫂,你們過了今天就不過了是咋的?下晌回家吧,反正干不完的活兒,今天干不完還有明天哩,你們今天幹完了咱們也是一齊兒過大年三十……」

嫡親的二叔二嬸過來幫忙,胡若雲攔住了他們:"叔、嬸,你們快去叫收割機吧,現在收了到天亮還能拉到場院里垛起來,不怕連陰雨!"

這個話上午時候他就和很多街坊四鄰說了,可不但街坊鄰居們不信,二叔也不信:「話匣(有線廣播)里都說了,這幾天都是好天氣,沒有雨啊……」

現在他又說這話,二嬸接過話頭:「若雲吶,嬸子咋覺着你今天不大對勁,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得了,直接聊不下去了。

直到後半夜,千難萬難,十多畝麥子終於全都用板車拉到了麥場上。

在胡若雲的堅持下,又把十畝地的麥子堆成了一個巨大垛子。這樣下來雖然耗費很大的力氣,但遇上陰雨天氣只會垛頂和垛底的麥子受潮,絕大部分都會沒事。

弟弟、妹妹一個八歲,一個十一歲,雖然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可也畢竟是小孩子,活幹完了,也沒有吵着說餓說渴,一頭鑽進麥垛中間搭起來的窩棚里就沉沉睡去了,把胡起華和朱美榮心疼的差點掉下淚來。

別說是孩子,就是他們自己這個時候也累得癱坐在那裡再也不願挪動一下身子。

渾身的酸,全身上下哪兒都疼!由於長時間用力攥木杈,兩隻手掌上先是磨出黃豆大小的水泡,後來水泡磨破了,滲出來的全是血水……現在十個指頭疼得都不敢打彎……

天色放亮,一家人收拾家什準備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家。

忽然,一陣東南風颳了起來,然後風勢越來越大,大團的烏雲很快覆蓋了東方泛起的魚肚白。

不遠處的村子裏,狗叫聲此起彼伏,手電光一道道閃向通往田裡的土路,村裡的高音喇叭也傳出來村長的聲音:「老少爺們注意了,老少爺們注意了!剛接到縣氣相站發來的緊急通知,一股暖濕氣流馬上就要過來,我們這裡馬上要迎來……那個啥強對流天氣,除了暴雨還有大風,可能還有雹子(冰雹)……大家趕快搶收麥子了!大家趕快搶收麥子了!「

可這天氣變的也太快了,大多數人還沒有趕到自家田裡,狂風裹挾着密集的雨點就砸了下來,雨柱在狂風中左衝右突,打在人的臉上不僅是疼,更是直接讓人睜不開眼!

好在沒有雹子下來。

趕到田裡的人也幹不成活了,都拖着渾身濕透的身子擠到胡若雲家的窩棚里避雨,同時也期盼着這突如其來的風雨小一點、快點停下來。

天光大亮的時候,風停了,雨勢也轉成牛毛細雨,可就是不見天氣轉晴。

更多披着雨披、化肥袋子、撐着雨傘趕到田地看莊稼的人真的是欲哭無淚:大部分人家的麥子都還沒有收割,如今都在老天爺的摧殘下倒伏在田裡,麥桿左扭右轉,成了鋪在田裡的一條無邊無際的毯子。

減產是一定的了,只是還不知道要減多少收成。

這種情況下,胡若雲家的麥垛顯得那樣突兀和不合群!良久,平時最喜歡和人抬杠的奎五爺才幽幽說了一句:看人家這錢花的值不值!

想起昨天胡若雲和全家人拚命的樣子,想起這個被曬得渾身黢黑的大孩子見人就說要抓緊搶收,可能要變天,就是沒有一個人聽進去,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怨誰呢1

接下來,更讓這些土地里刨食的農民們想不到的是,這雨時大時小,竟然一連就是十五天,直到第十六天才在眾人焦心的祈禱下停了下來。

伍子嬸扒開自家田裡倒伏在地上的麥桿看了一陣子,直接坐在潮濕的麥田裡嚎了起來,離他最近的傑嫂子受驚了,跑過來問:「伍子嬸你哭啥呢?」

伍子嬸抽泣得說不成話:「麥子……麥子……都毀哩!」邊說邊讓傑嫂子看手上的麥穗。

眼前的情況讓大家觸目驚心:麥穗上被麥芒包裹的麥粒很多都冒出了白嫩嫩的小芽兒!

大家也紛紛匆忙扒開自家的麥子,幾乎無一例外:麥子都發芽了!

奎五爺還專門揉了一把麥粒放在手心裏數了一下,178粒竟有161粒發芽,出芽率超過93%.

收完麥子的第二天,胡若雲又回到了學校。

他不知道,就在這半個月里,村裡天天到他家串門扯閑話的人不斷,最終,所有的話題都歸結到一個點上:你們咋就能知道要變天,花大價錢請收割機收麥子,還堆成大垛,躲過了這場災害?

胡若雲的老娘趙美榮被問得一個頭兩個大,誰知道自家那個犢子玩意兒是咋抽的風!

老爹胡起華忍着心裏的慶幸,不讓人看出來拉仇恨,嘴裏胡編着理由:我們兩口子啥也不知道,就是我們家老大那個癟犢子是個懶貨,怕出力氣,自做主張花錢請來了收割機……

可這個說辭明顯不能讓人信服。

夜深人靜的時候,胡起華、趙美榮躺在床上也無數次地相互探討:這癟犢子是怎麼提前料到要有暴風雨的呢?但不管怎麼樣,最終還是覺得「這六十塊錢花得真是太值了!」

胡若雲由此確定自己真的是預見了未來。那麼,自己能不能想起今年的中招考試都考啥?能不能來個鹹魚翻身,創造出來一個奇蹟呢?

可任由他想的頭疼,卻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最終,胡若雲也釋然了,要是什麼都能預知和改變,自己這輩子還不得飛起來!什麼能都預知、什麼都能改變,這輩子也就活得沒什麼意思了不是!

他想起未來某個時期里,一個說相聲的小黑胖子說過的話:

曲木為直終必彎,

養狼當犬看家難;

墨染鸕鶿黑不久,

粉刷烏鴉白不堅。

蜜餞黃蓮終需苦,

強摘瓜果不能甜;

好事總得善人做,

哪有凡人做神仙。

自己終歸是凡人,也就放棄成仙得道的奢望,順勢而為,知天命、順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