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只要跑得快,神也追不上我的速度
只要跑得快,神也追不上我的速度 連載中

只要跑得快,神也追不上我的速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戰不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戰不亂 簫凡

簫凡! 原本是神族最小的神子,只因偷學神之鼎,就被廢除修為,剔除神子之名,打入人族! 【叮,缺德系統覺醒】 【初次見面,贈與宿主高原衝刺】 當你還在苦苦修鍊想要追到我時,我已遠駕飛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光之束縛】 當你能飛起來追我時,我卻能死死的將你禁錮在地面上! 【叮,恭喜宿主獲得不死之身】 當你們還在苦苦修鍊,奮力廝殺,追求長生不老的時候,我已是不死之身! 【叮,恭喜宿主獲得三界內最獨有的扎針本領!】 【你肝火旺盛,扎一針】 【你脾虛躁動,扎一針】 【你內分泌紊亂,晚上到房間來扎一針】 ….. 神族,萬神殿! 「你爾等想過今日,阿爾薩斯開啟!」 今日我簫凡,不管三界,不管神祖,來者殺者!展開

《只要跑得快,神也追不上我的速度》章節試讀:

第1章 神族之子,打入人族


人族。

海爾城。

天道宗,吾乃乾坤大陸一大派系,強者寥寥無幾,弱者搖頭尾巴晃滿地走。

坐落於魔道宗與萬佛宗之間,乃是萬千子弟擠破了頭顱的地方。

通俗來講,天道宗就是萬千子弟來適時練手的地方,簡稱門檻~

之所以又講是乾坤大陸一大派系,是因為只要進去就不怕被開除,不怕趕走。

進到天道宗就是宗門的一份子,為宗門掃地,拖地,擦窗檯...

天道宗外門,一名品貌非凡的俊逸年輕男人直挺挺的站在其中,直挺挺的身姿似長桿標槍一般,衣擺輕輕飄起,瀟洒的意味油然而生。

簫凡,一名穿越者,來到這裡已有三年。

原本他在家吃着水蜜桃,誰成像水蜜桃里鑽出個大耗子,重要的是耗子還有毒,最後被毒死了...

三年前,初自穿越時的他剛被逐出神族一脈,強制被廢掉修為。

說起這個,簫凡還有些氣餒,原本可以躺平一輩子,結果卻混得如此凄慘...

三年前,簫凡是神族最小的一名神子,自幼修鍊才子,剛年滿十八就已到達了涅槃一層,正是因為這樣,也深受神王喜愛。

人類有七情六慾,神族一脈亦是如此,漸漸狂妄自大的簫凡竟竊取神族命丹,以此達到長生不老,強與神女發生關係,偷學神之鼎...

天有不測風雲,簫凡做的種種一幕也許是違抗了神令,也許是遭遇了神譴,竟被最低級的關兵揭發。

此刻,神族內亂,神族長老們同一時間也開始徹查簫凡乾的種種一事!

而與簫凡發生關係的神族長女也一事事開始揭發。

當神王知曉此事後,饒是極力的往下壓,最後還是讓神皇得知。

那一天,神皇雲駕青龍,率領三千神兵來到神殿,當庭來到簫凡的面前,二話沒說直接擊碎簫凡的丹田,廢掉修為,打入人族。

至此,簫凡清晰的記得放入人族之前,神族長女來到自己耳邊說的話。

「簫凡,你記住,大哥的女人不是誰想碰就能碰的!」

那一刻,簫凡悟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神族長子,簫天做的!

他怕了,我不過剛剛成年就已達到涅槃的境界,終有一天,會超越他!

他怕了,神族一脈,唯有至高境界才能登上神座,他怕原本屬於他的東西會流盡於此!

可讓簫凡至今都還迷惑的是,神皇與簫天究竟是何種關係...

回過神來,簫凡靜靜的站在原地。

「趙兄,前些日子我與魔道宗一名子弟結成了俠侶,你可與我前去看望一番啊~」

天道宗外門,走出兩名與簫凡年齡相仿的男人。

兩人一前一後結伴而行。

在踏過簫凡身邊之時,其中一名男子嘴角一側抬起,「呦,這不是看門凡嗎?」

對這個簫凡,劉強打心底的看不起,兩人都是同一批,也就是三年前來的天道宗。

三年來,我一心修鍊,最後混了個外門弟子,你卻還是雜役弟子,看門狗!

這輩子都成不了氣候!

「劉兄,咱們尚且先走吧!」趙無生拍了拍劉強的肩膀。

看到自己這個師兄弟,趙無生也是無語透了。

天道宗的外門弟子與雜役弟子區別也不大啊,一個自己鑽研功法,一個在外面自己看門。

還不如看門呢,時不時的吹吹風,看看風景啥的...

天道宗唯有外門弟子以上才配有師承關係,外門弟子無數,他們只有一個掌教負責平日里留下的任務。

「哼,一看門狗,再給你三年時間你也追不上我外門弟子!」

說罷,劉強扭頭便離開了。

他就是這樣,平日里在宗門內因自己外門弟子被侮辱,區別對待,心情不舒服時就會來簫凡這找點存在感。

至於簫凡是肯定不會搭理這種狗東西的...

站在風中的簫凡雙眼眯起,盯着漸漸遠去的兩人背影喃喃道,「傻逼,你外門弟子光榮了?」

老子站在大門口,夏天涼快,冬天...多穿幾件衣服也是蠻涼快的。

最重要的是,在這大門外時不時的過往魔道宗的小丫頭,何不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啊。

誰想做雜役弟子?

誰都不想做啊,奈何簫凡丹田被廢,天生已與武者無緣,更不要提修為了。

即使是在天道宗做雜役弟子,看看大門,簫凡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了沒飯吃啊...

三年前被打入人族後,簫凡來到乾坤大陸,一路跌停路過了海爾城,恰逢招收弟子,他便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雜役弟子。

又因掌教們發現他不是修鍊的料子,就被送到了執事這裡,成為了光宗耀祖的看門一哥!

這得少走幾十年彎路啊!

整天就看看大門,沒事吹個口哨逗逗無良少女,別提有多愜意了。

砰~

察覺到腳底板有些發木,簫凡跺了跺腳。

噠噠~

一道尤重尤輕的腳步聲朝着天道宗外門走來,站在大門口的夜征極其自然的轉過頭來。

「簫凡,明日後我宗要進行比武,去訓練場弄乾凈一些,不要留下雜塵!」

一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對着簫凡便開始一通指手劃腳起來。

面前的男人就是執事,也就是簫凡的領頭人。

每一次宗門的大小任務,苦力活都會交給執事來干。

在宗門內就是一個活脫脫的狗腿子,實則啥也不是,也就對外門弟子與雜役弟子耀武揚威。

實則並無實權,修為更是差勁的一批,大多數都是與長老沾點親戚關係。

俗稱,走後門進來的~

聽到肖成的話,簫凡在心裏猶豫了起來。

訓練場的場地可是蠻大的啊,這一干,今天我不用閑着了啊。

至於他口中所說的宗門比武他是清楚的。

七日後,宗門會選派三名內門弟子與魔道宗進行大比拼。

贏得一方會獲得百枚上品靈石,這都是有條件的,不然宗門那麼多的事情,可沒如此閑...

「啞巴了你,趕緊去!」

說罷,肖成背着手趾高氣昂的欲要離開。

正當簫凡想要拒絕之時,腦子裡響起一道人不人鬼不鬼的聲音。

【叮,缺德系統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