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極品桃花運
我的極品桃花運 連載中

我的極品桃花運

來源:掌讀 作者:王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陽 瑪莉亞 現代言情

一次意外邂逅,讓王陽進入了超級大公司寰宇集團,從此桃花運不斷
有空就泡泡風情女老闆,調戲性感女警花;或者,調教一下溫柔小護士,養成純情學生妹……展開

《我的極品桃花運》章節試讀:

第3章:都是寂寞惹的禍


驕陽如火,六七月份的天氣對於北方城市來說,是非常難熬的,尤其是那些奔走在大街小巷上的人們。

王陽騎着一輛破舊單車飛快的穿梭在高樓林立的街道上,車後架上掛着一個藍色的大包,上面寫着「飛魚快遞」四個字。脖子上搭着一條毛巾,藍色的翻領工裝後背上是一圈圈雲圖,這是汗水濕透再風乾再濕透再風乾之後,留下他辛苦的痕迹。

二十四歲的他大學畢業剛兩年,一直宅在家裡沉迷網絡,半年前唯一的親人離開了他,讓他不得不從小黑屋裡走出來,面對久違的陽光。

拿着賣掉遊戲帳號的幾千塊錢,他踏上了求職的道路,只不過向來被街道上大爺大媽們冠以「廢物」、「敗家子」、「扶不上牆的阿斗」等封號的他,尋找工作的道路多次受阻碰壁,並沒有像他想像那樣的順利。對此,他也只是一句「投簡歷的紙都能賣好幾十了」感嘆人生。

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個月前,終於出現一個勇於創新的人收留了他,也就是現在這家快遞公司的老闆,被他在心裏尊敬的稱為「伯樂」。

「再有幾天試用期就滿了,到時候……」王陽賣力的蹬着單車,臉上已經湧現出一抹稍顯淫邪和猥-褻的笑容。此刻,他的心裏,什麼楓什麼蘭什麼瑪莉亞的一股腦湧現,一個個衣衫凌亂的趴伏在他的身下,邊上還能看到幾百塊錢……

陽光新城,一個高檔住宅小區,除了一等一的綠化之外,小區里還有配套的運動場所,籃球場、羽毛球場、游泳池等等一應俱全。住在這裡的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可以說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非富即貴,少有意外。

「砰砰砰!」

王陽抱着一個大箱子,費力的用胳膊肘敲響客戶的房門:「你好,快遞。」

房門打開,一個二十六七的女人站在門後,黑髮如瀑布一般披散在後肩上,粉紅色絲質包臀連衣裙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深V的領口露出一大片雪白,除了晶瑩剔透,就只有波濤洶湧能夠形容了。柳眉下精緻的五官完美的組合在一起,一雙秋水眸子更是把她襯托的嬌媚動人。

「你好,請簽一下。」王陽悄悄咽了口口水,把快遞單子遞給那名絕對的美女。在大、波美女接單子的一霎那,兩人的手指一觸而過,王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指尖傳來的感覺是那麼滑膩。

「幫我搬進來。」大、波美女隨手簽了快遞,看了王陽一眼,露出一個公式化的笑容,轉身進門。

她一轉身,王陽瞬間感覺血氣上涌,只見兩瓣圓潤飽滿的嬌臀左右搖曳,纖細的腰肢猶若無骨,尤其是王陽彎身去搬箱子的瞬間,他似乎都能看到裙底的一抹春光。「我勒個娘啊……漂亮、月匈大、身材好……」他內心狂吼:「女神!絕對的宅男女神!」

「謝謝,你可以走了。」王陽剛把箱子放下,就聽到身後大、波美女的聲音,語氣仍然公式化,聽不出喜怒。本來他心裏有些憤怒,大熱天的跑這麼遠給你丫的送快遞,完事就攆人,真特么的不地道。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乾的就是這個活,心裏積壓的憤怒頓時泄氣。

有錢人就是有高傲的本錢啊,尤其是這個大、波美女,高傲的讓人覺得她就是女王,冷艷優雅而高貴。

「誰讓咱是打工的呢……」王陽暗自嘆息搖頭,轉身看了大、波美女一眼,見她正皺着眉頭在開放式廚房裡倒水,喝了一口,然後拿起電壺在水龍頭下接水。

可能是為了涼快,大、波美女身上的裙子腋下開口有些大,玉臂下白皙水嫩的皮膚看的王陽心猿意馬。尤其是那隨着大、波美女手臂動作牽動而若隱若現的小山丘,更是讓他不敢直視。「再大點兒就好了……」

「砰!」突然一聲炸響,緊接着就傳來大、波美女的尖叫。王陽還沒站起身,也被這女人的尖叫給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原來是水管突然爆裂,現在正往外噴水。

一瞬間,大、波美女幾乎渾身濕透,下意識從廚房跑出來,月匈前的兩隻大白兔非常活躍,歡快的一跳一跳的。但絕非僅此而已,絲質衣物沾水之後會緊貼在身上,並且形同透明,這美女突然受驚,跑出來之後竟然愣愣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兩顆成熟的蓓蕾和凹凸有致的身材讓王陽看了個仔細。

王陽離的有點遠,沒有大、波美女那麼緊張。見到水管不停的往外噴水,抓起脖子里的毛巾就跑了過去,把噴泉給塞住之後,回過頭一看,那大、波美女還在發愣。

「至於嗎這?一根水管就能把人嚇成這樣?」王陽心裏對這個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感到不屑和鄙夷,但還是開口提醒大、波美女:「那什麼,趕緊給物業打電話啊!」

「啊?哦哦……」女人這種生物真是受不得驚嚇,水管漏個水都能把人整的不知所措。趁着大、波美女打電話王陽看了看毛巾下爆裂的水管,還好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是管道接口的螺絲鬆了。

大、波美女打過電話,驚奇的發現水管已經不再漏水,而先前那名年輕的快遞員正在擰自己的衣服。

此刻,王陽額前的劉海掛着水珠,高挺的鼻樑上一滴水珠悄然滑落,使他看上去非常的陽光,並且富有朝氣。看着這個和自己一樣濕身的大男孩,大、波美女的心裏多少升起一些好感,看向王陽的目光也變得溫和了些。

「那個……謝謝啊,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弄成這樣。」大、波美女撩其額前濕漉漉的髮絲,滿臉歉意的看着王陽說道。

「順……順便而已。」看着面前絕美的臉頰,還有那大片雪白中隱約可見的兩點粉嫩,王陽忍不住再次咽下一口口水,這女人是真不講究還是想寂寞難耐啊,濕身都濕成這樣了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嗎?難道是因為本人長的太帥?他暗自猜測。

王陽身高183cm,雖然因為在家裡宅了很久而有些消瘦,但是同樣也讓他原本就有些耐看的臉頰變得更加俊俏。這女人不會是真的寂寞太久看上我了吧?

「呀!往哪兒看呢!」順着王陽有些火辣的目光,大、波美女終於發現不妥,趕忙雙手抱月匈,但是那足足有36D的大、月匈脯,她的兩隻芊芊玉臂根本就擋不住。

「咳咳……那個……」王陽實在是忍不住。美女,大、波,還濕身,誰能扛得住。「那個……我先走了。」他轉過身,彎着腰盡量使下面的帳篷顯得小一點,抬腳就往門口走。

「誒,你等一下……」大、波美女從旁邊的沙發上拿起一塊毯子遮住身體,但這毯子質地很柔軟,裹在大、波美女身上,更是把那玲瓏醉骨的身材灰顯的淋漓盡致。輕輕把額前的濕發撫到耳後,動作非常撫媚,大、波美女開口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了,你衣服都弄濕了,換下來晾乾再走吧。」

王陽已經沒有唾沫可以咽了,身體里的燥熱幾乎把他的血液蒸發,只是這句話加上大、波美女嶄露出來的風情,讓他無法抗拒。

「沒事兒,這樣正好,涼快!」但是對於這種衣服濕了的小事情,王陽還是不以為然,剛才在外面他已經經歷了數次這樣的感覺,只不過汗水和自來水的差異還是有的,沒有那麼粘。

「這怎麼行呢,你幫我修好了水管,我要謝謝你的。」大、波美女從茶几上的錢包里拿出兩張百元鈔票遞給王陽,指了指旁邊開口說道:「浴室就在那邊,你先去把衣服換下來吧,這樣穿在身上容易生病。」

「不行不行。」王陽把兩百塊錢還給大、波美女,說道:「這怎麼能行呢,順手的事兒。」

「這是你的報酬,給你你就拿着……呀!」大、波美女突然尖叫一聲,捂着臉轉過身去。剛才跟大、波美女一說話,王陽倒往了庫子里的小弟,此刻這傢伙仍然不屈,結果被大、波美女看到了。

「呃……不好意思……」王陽一臉尷尬,雙手強行把庫襠撫平,開口解釋道:「這個……是天氣太熱了,那個……太熱了……」

「好了。」大、波美女背對着王陽,雙手已經放下,沉聲說道:「浴室在那邊,你趕緊去吧。」

「呃……哦……」王陽一愣,見大、波美女似乎有些不太高興,但是好像對這件事情也並不是十分在意,趕緊雙手捂庫襠,順着大、波美女手指的方向進了浴室。

在王陽進入浴室的一瞬間,他回過頭看了大、波美女一樣,大、波美女已經轉過身來,臉上微微有些發紅,除此之外再沒其他表情。

「哇,不愧是宅男女神白富美。」王陽心裏暗嘆。這女人看上去很強勢,性子也比較沉穩,碰見這樣的事情也很平靜,應該不是一個尋常家庭主婦那樣的女人,或許她是某個大企業的高管人物呢。

大、波美女轉身走進其他房間,王陽也把浴室的門關上。他在猜測外面那個女人的身份,但是他也知道,不管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這些都和自己沒太大關係,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快遞員而已,還是不要胡亂做夢的好。

王陽走進浴室,飛快的褪下衣服,站在鏡子前面,目光有些痴迷的說:「完美!只可惜……」他看了看身下,輕輕閉目搖頭說:「對不起小弟,大哥對不住你啊……」

短暫的為自己小弟哀悼過後,王陽看着旁邊的雜物筐里眼前一臉,最上面放着的是……粉紅色的蕾絲花邊小內庫,還有成套的蕾絲內衣,在內衣的旁邊,是一條肉色絲襪……

這三樣東西對於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足以使他熱血噴張的東西。他腦海里大、波美女身穿三點式站在他的面前,多少個寂寞的夜裡,這種幻想時常縈繞着他,久久揮散不去。剛剛安撫過的小弟,再一次變得不安分,雄赳赳氣昂昂。

「我去!」見到這三樣宅男殺手,王陽的身體忍不住輕輕顫抖,近乎痙攣。他趕忙用涼水洗了把臉,口中念念有詞:「控制住,一定要控制住,控制住!」

把小弟安撫住,王陽草草沖了個澡,這個浴室他一秒鐘都呆不下去了,這不是一個熱血青年能夠呆得住的地方。正在他準備把濕衣服重新穿上的時候,門外傳來那個大、波美女平靜而沉穩的聲音:「乾淨的衣服放在門口了,濕衣服放在門口的筐里。」

在別人家裡洗澡,還要穿別人的衣服,心裏總有點不太好意思的感覺,有些彆扭。不過這個女人雖然有些強勢,但是人還算不錯的,王陽想着輕輕笑了笑。

「她不會給我拿女裝吧?」王陽心裏暗想,對着門外「哦」了一聲。打開門,把衣服從門外拿進來穿上,拿着自己的濕衣服從浴室里出來了。

還好不是女裝,這是一套男式絲質睡衣,質地是不是很名貴王陽不知道,但是穿在身上的確比普通的洗浴中心裏那種洗浴服舒服的多。

「她家裡怎麼有男人衣服啊?還是睡衣……」這件衣服引起了王陽的關注,他在門口的鞋柜上看了看,清一色的女鞋,這讓他有點摸不着頭腦。

王陽剛一出來就看到大、波美女走來,大、波美女看到的王陽的時候眼神突然一變,看上去有些複雜,讓王陽有些看不懂。上下打量了自己,沒什麼問題,王陽不解的開口問道:「你怎麼了?」

「哦……沒什麼,這是我未婚夫的衣服,你先將就這穿一下吧。」聽到王陽說話,大、波美女才恍然清醒,急忙開口說道。

而王陽也是剛剛注意到,大、波美女也已經換了套衣服,是套比剛才那件裙子領口還低的弔帶睡裙。月匈前大片大片的白嫩高聳讓王陽如墜雲端。

「送洗的衣服很快就會好了,先等一會兒。」大、波美女從王陽手裡拿走了他的濕衣服,放到門口的洗衣簍里,這裡每天都會有人專門負責業主家裡的瑣碎事務,洗衣服只是其中一項。大、波美女按動門口的呼叫鈴:「A座802麻煩過來一下。」在那盒子里傳出一聲「好的」之後,大、波美女才從門口回來。

大、波美女指了指沙發,茶几上有兩三種飲料和水,放着空杯子。「喜歡什麼自己倒吧,我也要去洗個澡,你坐一下。」

王陽愣了,徹底愣了。一個如此嬌、艷絕倫的女人跟一個陌生男人同處一室,並且還同用一個浴室,這種情況按照他這麼多年的網絡經驗判斷,這個高傲強勢的女人,要麼就是心底非常純潔,對這些事情根本沒有往骯髒的方面想。要麼,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純種的淫-娃盪-婦,這是對自己赤果果的勾引!

沙發的一側正對着浴室的門,嘩啦啦的流水聲從裏面傳出來,王陽的腦海里浮現出大、波美女緩緩月兌下弔帶睡裙,完美的身材完全呈現在面前的畫面。「打住!」他趕緊掐自己一把,控制住上前偷窺的念頭。

正在這時,王陽聽到門口有聲音,出門一看原來是清潔工把門口的衣服拿走了。在王陽開門的時候,那清潔工表情非常奇怪的看了看他,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半個小時後清潔工就把王陽的濕衣服送回來了,衣服清洗的很乾凈,燙熨的非常平整,上面還帶有淡淡的清香,穿在身上讓他感覺無比的舒暢,也讓他感覺到有錢人的生活真好。

對於女人來說,洗澡的重要性僅僅次於呼吸和吃飯。王陽看了看錶,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但是浴室里嘩啦啦的水聲似乎還是沒有停下來的徵兆。他實在是有點等不下去了,但是自己在人家家裡洗澡,還讓人家的物業給自己洗衣服,出於禮貌,王陽還是強忍着坐在沙發上沒有動。

姍姍來遲的美女出浴,大、波美女終於從浴室出來,但是可能因為顧及之前王陽的身體反應,大、波美女這次幾乎用浴巾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只留下脖頸下一小片皮膚。但儘管如此,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仍舊遮掩不住,加上還在滴着水珠的如墨秀髮,這個畫面是曼妙無比。

這一番折騰下來,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傍晚,王陽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了,這個時間,自己早已經下班了。「那個……我先回去了。」王陽對着大、波美女點頭一笑,轉身就往門口走。

大、波美女趕緊拿起之前被王陽放在茶几上的兩百塊錢,遞給王陽說:「今天謝謝你了,這是我應該支付給你的報酬,你也應該拿走。」

「真不用了,就是順手的事兒,不用不用。」這個女人還真是執着,就擰了下水龍頭螺絲就兩百大洋,真是輕鬆。

但是不得不說,王陽現在也挺缺錢,正當王陽做出對方再讓一下就把錢收下的決定時,大、波美女卻把手放下了,在王陽目不轉睛盯着這兩百塊錢的情況下把它們重新放進了錢包。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勉強了。」大、波美女面帶微笑,她做人也有她的原則,她不喜歡欠別人什麼,但是如果對方一再推辭,又不是什麼大事情,她也不會要求自己太過執着。

「這就……不勉強了?」王陽大眼瞪小眼,看了看大、波美女,近乎夢囈一般的說道。

「咯咯咯……」大、波美女被王陽這一句話逗得發笑,傾國傾城之貌在絕色的笑容下更顯得國色天香,王陽終於明白,當年紂王烽火戲諸侯只為博得紅顏一笑的心情,雖然玩的有點大,但是換了是他,他也想玩一次。

「那剛才還不拿着。」大、波美女輕掩紅唇,一邊笑一邊抬手去拿剛剛放下的錢包。

王陽見狀尷尬的笑了笑,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就是開個玩笑,真不用,我學那什麼呢,做好事不要錢,呵呵……」

或許是因為兩個人聊了幾句,剛才又被這個有些陽光有些朝氣蓬勃的大男孩逗笑,尤其是他現在穿着她前夫睡衣的樣子,都讓大、波美女心裏好感倍增。她想了想,微笑着對王陽說道:「那要不這樣吧,我請你吃飯,你也沒有要錢,我也不會欠你人情,怎麼樣?」

「呃……」王陽真的很佩服這個女人,對欠人情這方面怎麼這麼執着呢,自己連錢都不要了,總不會因為修個水管我就讓你以身相許吧?但是不得不說,能跟這個大、波美女一起吃飯也是一種享受啊。

正在王陽猶豫不定的時候,大、波美女卻微笑着說道:「你先等一下,我去換個衣服,順便點餐。」說罷沒等他回話,大、波美女就往卧室走去,左右搖擺的臀瓣圓潤動人,細細的腰肢更是好比清風拂柳,讓王陽的心頭又是一陣蕩漾。

不一會兒,大、波美女就從卧室出來,她已經換上了一套硃紅色的短裙,領口同樣很低,有一圈鏤空的碎花,非常有中國風,襯托着月匈前那片雪白圓潤更加的飽滿和誘人。

「不管怎麼樣,今天謝謝你。」大、波美女走過來,坐在王陽的旁邊,說道:「如果不是你,就算物業過來我家裡也成河了,所以我必須要謝謝你,也請你不要拒絕。」

說這些話的時候,大、波美女的臉上始終帶着溫柔的微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洗過澡,大、波美女的臉上透着一抹讓男人無法抗拒的醉人紅暈,王陽只是看了一眼就能深深的確定,他已經被眼前這個女人徹底的吸引住了,拒絕,恐怕不會發生。

「喝什麼酒?」大、波美女打開酒櫃,裏面各種各樣的紅酒白酒琳琅滿目。紅酒就不說了,王陽是一個也不認識,白酒還行,五糧液、茅台、劍南春已經看到好幾瓶。

「這得有……多少錢啊……」王陽眼神已經有點獃滯,他數學不好,見識也少,算不出來酒櫃里的酒的具體價值,看了好半晌才從酒櫃里收回目光。這時他也再一次的確定,這個女人的地位一定非同一般。王陽轉過頭,吶吶的看着大、波美女說:「啤……啤酒有嗎?我只喝啤酒……」

大、波美女莞爾一笑,轉身打開對開門的大冰箱,嘩啦啦一片墨綠色的酒瓶,王陽咽了口唾沫:「卧槽!這女的是個酒鬼!那要是喝多了……」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心花怒放。「嘿嘿……嘿嘿嘿……」

餐點還沒有送過來,兩個人就坐在沙發上閑聊。王陽知道這個大、波美女名叫林雅詩,其他的就不清楚了,這個女人似乎不是太想跟自己說很多關於她的事情。

兩個人萍水相逢,這大、波美女出身高不高貴不說,但至少人家現在生活在上流社會,自己這種社會最底層的吊絲死宅男,除了看電影和意、淫之外,根本不可能跟這類人士有什麼交集,能夠一起吃個飯,或許都是一種奢侈。

想通這些之後,王陽的心也放得開了,反正以後也不太有機會再見面了,索性自己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享受一下和白富美一起用餐的機會。

「上流社會……有錢就是好哇!」內心一陣感嘆,王陽的臉上不動聲色,看了看旁邊的快遞箱子,說:「那個……我幫你把快遞放好吧,那麼大一個箱子。」

之前因為水管突然爆裂,那個快遞箱子王陽還沒有放好,那麼大的箱子,裏面東西不算很重,也不知道裝的什麼。本來王陽作為一名快遞員,是不會對這裏面的東西有什麼好奇的,但是現在快遞是給一個大、波白富美的,他心裏就多少有點兒……

「謝謝。」跟王陽聊了會兒,林雅詩對他的感覺很好,心裏也挺待見這個陽光大男孩的。她笑了笑,走到箱子旁邊,撕開了封箱的膠帶。「沒什麼東西,我自己來就行。你先坐一會兒,我收拾一下,很快就好。」

「哦。」王陽點頭,林雅詩現在穿的是一套紅色短裙,上半部分有點類似旗袍的樣子,領口很低。此刻林雅詩蹲下收拾箱子,從王陽這個角度,正好能夠看到她月匈口的那抹白嫩,那深深的溝壑,讓王陽忍不住喳喳觜。

箱子裏面裝的都是一些雜物,照片衣服什麼的,應該都是以前林雅詩用過的。王陽看着林雅詩手裡的照片,那是她和一個男人的合影,從兩個人臉上幸福的表情和依偎在一起的身體可以看出,那個人就是她口中的未婚夫。

「靠!」王陽一拍腦門,渾身打了個激靈,看到照片才想起來,這女人還有個未婚夫的,現在自己跟他的女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都洗了澡,這要是被他看到,那又是敲斷腿的事情,看來這個溫馨浪漫的奢侈飯局是享受不了了。

他輕咳兩聲對着林雅詩說:「林小姐,打擾了這麼長時間了,我看我還是先走吧。」

「沒事兒,不打擾。」林雅詩微微偏頭,對着王陽一笑,這笑容看上去非常溫婉,但其中卻多是苦澀。她說:「剛才我點了很多,一個人吃不完,好不容易家裡有個客人,一起吃吧,也幫我給家裡添點兒人氣。」

「呃……」王陽無語,這個女人是真的心無旁騖還是寂寞的太厲害了,還人氣,想要就直說唄!不過,想到那個還沒出現的未婚夫,他心裏又是一個激靈。剛要開口婉拒,就聽到林雅詩說:「這裡除了我,已經很久沒人來了。」

看到王陽目光有些緊張的看着門口,時不時還拉拉他身上的睡衣,看上去有些窘迫,林雅詩馬上想到了什麼,臉上無奈而苦澀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看到林雅詩哀傷的眼神,王陽也意識到了什麼,本想開口安慰一下,但他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但是看着面前這個女神一樣女人如此傷感,他的心裏實在有些不舒服,憋了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道:「別……別太傷感了,想開一點,都會好的。」

「謝謝。」林雅詩摩挲着她未婚夫的照片,眼神里似乎有着無限的愁緒,能看得出,她和她的未婚夫感情非常深,只是王陽很疑惑,不知道那個男人為什麼要讓如此優雅的女神這樣傷感。

「我和我未婚夫從小就是同學,小學、中學,一直到大學,我們都是同班同學,在別人的眼裡,我們是青梅竹馬的幸福戀人,讓所有人羨慕……」林雅詩的聲音輕輕的,慢慢的,像是在述說著別人的故事一樣,只是她卻哽咽着沒有繼續說下去。

正好餐點送到,林雅詩潸然起身,轉身從冰箱里拿出十多瓶啤酒,兩個人你來我往推杯換盞,話越來越多,聊的越來越投機。但是,王陽卻發現,他們雖然聊的很多,但是林雅詩好像在刻意避免某些話題的交流,比如說感情。

王陽有種感覺,或許對於感情方面,面前這個女人已經不會再有任何幻想,亦或是她的心永遠都在那個讓她如此傷痛的男人身上。即便是她的內心還期望着什麼,他也相信,這裏面的所有都和他沒有關係,一絲一毫都沒有,畢竟,他們是屬於兩個世界的人,他不會因為這次偶遇就產生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這些東西真好吃,就是有點兒貴……」看着魚翅鮑魚燕窩還有大龍蝦,王陽是大吃特吃。這些東西他平常可吃不到,沒想到今天竟然還有美女陪吃,除了口感很好之外,心情也特別的舒暢啊。

王陽的吃相如狼似虎,看的林雅詩眼睛都笑彎了,一抹月牙煞是好看。她痴痴一笑,說道:「看你吃的,又不是吃不到了,慢點兒……」

「嗯……」王陽沒有抬頭,把大龍蝦的蝦鉗放在觜里唆了一口,嗚嗚啦啦的說:「那可不一定啊,我跟你不一樣,下一次吃不知道要碰到什麼大事兒咯。」

「咯咯咯……」跟這個陽光大男孩聊天,林雅詩非常開心,把另一個蝦鉗夾到王陽的碟子里,說道:「這有什麼呀,以後我天天請你吃。」

「嗯?」聽到這話,王陽正啃着大蝦鉗突然抬起頭看着林雅詩,而林雅詩也發現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吃驚,瞬間也意識到自己剛才失語,忙又給王陽夾了塊魚翅,有些尷尬的說道:「呵呵,好吃你就多吃點。」

王陽無語,尼瑪,這可不是酥打餅乾,好吃點,好吃你就多吃點?

酒越喝越多,十幾個空瓶子胡亂倒在旁邊的地上,兩個人的眼神已經有些迷離,說話也開始含糊不清。

林雅詩看着王陽微笑,但是眼角那一抹傷感卻掩蓋不住。她看着王陽柔聲說道:「你還好嗎?」

「我?啊,當然還好啦!嗝……呃,就是有點撐了……」王陽喝下一口啤酒,剛要開口說什麼,卻發現對面的林雅詩眼淚已經止不住滑落,在臉頰上留下兩道深深的淚痕。「你怎麼了?」

「你怎麼可以突然就走了!怎麼可以!怎麼可以!」突然之間,林雅詩放聲咆哮,她的雙手在顫抖,看着王陽的目光變得有些瘋狂。她突然站起身,猛地撲到王陽面前,兩隻手輪番在他的月匈前捶打起來。

「你喝醉了,你……你怎麼了!」王陽被林雅詩這突然間的舉動驚呆了。或許在她的心裏非常痛苦,是滿滿的思念和幽怨,也或許她已經承受不住內心積累下來的孤獨和傷感,她爆發了。

王陽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或者說些什麼。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狀況,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當他看到懷裡哭的撕心裂肺的林雅詩時,他突然感覺到內心深處猛然顫抖,那種感覺就好像一把刀緩緩刺進心臟。

一個女人在你的面前哭泣,你知道你安慰不了她,但是那種想要抱住她給她溫暖給她安全感的心理,是每個男人都有的,是每一個男人心底最深處潛藏着的對女人的保護意識。

酒精可以使人麻醉,使人興奮。王陽終於控制不住內心那種想要保護弱小的情緒,一把把林雅詩抱在懷裡,緊緊地,緊緊地。好像要把她心裏所有的悲傷全部擠出去,好像要把她完全的融入到自己身體里去。

「唔......」酒精真是一種讓人釋放的好東西。在王陽抱住林雅詩的一瞬間,她放肆的咆哮變成抽咽。猛然間,林雅詩抬起頭往前一探,觜唇印在王陽因為吃驚還沒來得及合上的觜巴。

一股滑膩的感覺瞬間席捲王陽全身,他控制不住的顫抖,渾身都在抽搐。但是同時,卻又把林雅詩抱的更緊,觜唇也微微張開,把那兩片嬌嫩含在口中。

火熱,房間里的氣氛瞬間變得火熱。林雅詩雙手環住王陽的頸上,肆意的索取着,探索着。粉嫩的舍尖穿過齒關,瘋狂的與另一端同樣狂躁的舍尖糾纏在一起。

房間里的氣氛火熱到無限,在廝磨當中,王陽上身的劣質工作服已經不翼而飛,而林雅詩那原本就低月匈的短裙,更是低到了極限,隱隱能夠看到那粉紅色的誘人圓暈。

僅僅只是看一眼,王陽就已承受不住。這是何等的誘-惑!今天對於王陽來說是個絕大的考驗,準確的說,是對他小弟的考驗,大起大落數次,現在仍舊堅挺不屈。

林雅詩的紅裙繼續滑落,在看到那讓人浮想無限的小小蓓蕾的瞬間,僅僅是一眼,就讓王陽幾乎有種窒息的感覺,從頭到腳一陣酥麻,胯、下小弟早已挺立起威武不屈的身姿,策馬揚鞭,要在這片新的土地縱橫馳騁。

兩個人四肢互相雜亂的攀在一起,一個人越來越軟,而另一個,卻越來越硬。

一個獨守空房的寂寞女人和一個長期宅在家裡的吊絲男,孤男寡女,酒後乾柴,結果是什麼樣是根本不需要細想就能清楚的。

他們還在放縱的擁口勿,緊緊地擁抱着對方,因為抱的太緊,林雅詩的指甲已經在王陽的後背留下好幾道紅痕。

「唔……」

「嗯……」

動人心魄的嬌喘聲從兩個人的口中同時發出。王陽微微側身,兩個如火焰一般灼熱的軀體順勢翻倒,在那寬大而華貴的沙發上繼續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