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學生是天才
我的學生是天才 連載中

我的學生是天才

來源:掌中雲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秦瀟瀟

前世的理論天才穿越到相仿的平行世界,培養天才少年,一路開掛
展開

《我的學生是天才》章節試讀:

第5章 三觀不正?


黃文絲毫沒注意到,此時出現在他身後的執行導演有些抱怨。
黃文這傢伙不僅叫了房車,還有廚師和新鮮食材,他在這裡呆兩天可就要走了,留下他們這些工作人員在這裡受罪!
不過再抱怨,執行導演也不敢說出來,他連忙上前跟黃文匯報,黃文聽過後,也是一臉淡定,挑眉道,「這有什麼難的……這位同志,你去把你們村子裏的人都叫過來,我要宣布個事!」
「好嘞!」
幹部們奔走相告,不久後村長家就聚集了幾十個人,都是希望小學裏孩子們的家長。
這些農夫面面相覷,不知道黃文要宣布殊么,只覺得這傢伙穿金帶銀,格外有氣勢,尤其是那個熠熠生輝的金錶,怕是要好幾十萬吧?
人到齊後,執行導演讓其他工作人員擬定合同,很快便按照兩百塊的標準,起草了十幾份合約。
當他把錢掏出來的時候,村民們眼睛都直了,要知道這可是兩百塊啊!
在村裡,兩百塊都算是大戶了,一隻雞都才二三十塊,一個雞蛋才六毛錢……兩百塊,是不少人一個月的生活費了!
「呵呵,我就知道這群鄉巴佬,都是些見錢眼開的貨色。」執行導演罵道,將合同遞了過去。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呼喚聲。
一個熟悉的青年牽着秦瀟瀟的手,跟秦寬一起站在門前,喝道,「不能收!」
「這個節目組三觀不正,對孩子們沒好處……這錢大家不能要。」
什麼?
三觀不正?
執行導演都傻眼了,他才剛受了葉辰的氣,這傢伙居然又找上門來了。
葉辰的一句話,也讓工作人員們商討起來,黃文有些不滿,眉頭一皺,把秦寬叫了過來。
「小寬,你們村子裏的後生,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
「三觀不正?我們節目紅遍大江南北,那是連大領導都願意看的,怎麼會三觀不正?你們怎麼教育後人的?」
秦寬點頭哈腰,卻也不敢說什麼。
黃文覺得有些不對勁,而葉辰在說罷後,村民們紛紛把合同還了過去,剛才還見錢眼開的村民,現在竟然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怎麼回事?」黃文瞪了村民們一眼,「你們不要錢?」
「節目明天可就要錄製了,過了這個村沒這個店……小寬,什麼情況?不是說好了,節目組給你一筆錢,就正式開始錄製嗎?」
秦寬臉色煞白,面對葉辰的直視,卑微道,「是這樣的……黃導,其實咱們崇明村,要葉辰說了才算。」
「他是咱村子的大恩人,咱村的水電、道路都是他組織起來的,還給村民們辦希望小學……葉辰不發話,我們實在不敢接受。」
秦寬已經想好把那兩萬塊錢給送回去了。
黃文卻是有些不樂意。
葉辰說了算?
一個支教老師,哪裡來的那麼大權力?居然要他說了算?
黃文打開錢包,從裏面掏出兩千塊錢,放在桌上,「你們沒腦子嗎?這小子是坐地起價!」
「我再給你們報個價,給你們每個人加兩百,一人四百,我們只錄製幾期,錄完了就走。」
四百?
村民們交頭接耳起來。
葉辰也在這時,走上前看着膀大腰圓的黃文。
「不好意思,這裡不歡迎你……錢你收下,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留你在這裡吃頓飯,別的就不談了。」
啥?
黃文倒吸了一口涼氣。
村民們還是跟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
看着葉辰居高臨下的眼神,黃文心中的驕傲感一下就來了。
雖然他是總導演,跟執行導演那種狗眼看人低的人不一樣。
不過搞藝術的,通常以藝術家自居,性格孤傲,葉辰這麼說實在是不給他面子了。
黃文站起身來,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小朋友,我聽說你是從城裡來的……你應該知道我們節目有多火,而且我們節目是教育類的,是藝術,是能造福千萬個家庭的事!」
「這些村民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你是嫌錢少?」
葉辰挑了挑眉,見工作人員們面面相覷,他也不在磨蹭,直接讓秦寬送客。
「你敢?!」黃文瞪了葉辰一眼。
「抱歉啊,黃導,葉辰讓你走,我這個做村子的,實在留不住您!」
在黃文意外的眼神下,秦寬組織村民,把黃文及工作人員們請了出去,黃文難以置信,站在村長家門前,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
執行導演這時嘆了口氣,「導演,我就說吧!這小子就是個愣頭青,根本不知道您的厲害!」
「要不我幫您聯繫一下其他領導,讓他們給崇明村施壓?」
「不!」黃文拒絕道,「我還就覺得挺有意思的……讓我走?」
「城裡的嘉賓什麼時候過來?把生活物資都安排好,我們立刻開始錄製!我倒要看看,我們就在這裡錄,這群村民能拿我們怎麼辦!」
黃文斬釘截鐵,執行導演則躲在一旁偷笑。
黃文跟他可不一樣,這是個極不好講話的人,因為《城鄉記》大火,不出意外的話,拍攝完這一期節目,黃文就能獲得今年的紀錄片導演獎,是九州導演界的最高獎項。
而且,那個從城裡來的嘉賓大有來頭,是地方首富的孩子,黃文自然有恃無恐。
秦寬房內。
一干村民在院子里糾結了一陣,見葉辰態度強硬,秦瀟瀟的父親秦海出聲道,「葉老師,您也要體諒體諒我們。」
「這個導演人挺好的,一下給我們發四百塊……這可是四百塊呀,不要白不要!剛才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們說什麼都留下他了。」
「是呀,」另一位家長也搖頭道,「四百多塊呢!白撿的為什麼不要,不就是拍個節目嗎?」
家長們對葉辰的行為很不理解。
葉辰卻是知道,《城鄉記》的大火是建立在農村孩子的痛苦上的,那些城裡來的孩子,個個非富即貴,他怎麼能讓這些人玷污了孩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