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他在明朝破懸案
他在明朝破懸案 連載中

他在明朝破懸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九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龍 懸疑驚悚 李茹可

一場車禍,讓葉龍重生回到明朝成為了知縣,本是警院學霸的他,憑着現代技術,破了一個又一個懸案,最後,連朱元璋都忍不住大呼:快,把我大明最懸的案子給他破!展開

《他在明朝破懸案》章節試讀:

第7章 美人相伴


這時李茹可推門進來,將一壺剛沏好的茶放在了桌子上。

看見葉龍愁眉苦臉的樣子,問道:「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這是白家滅門案的卷宗,真沒想到,不但有這麼多,而且還非常的亂。」

「我也讀過幾年書,要不我幫您整理整理?」

李茹可關切地問道。

「哦,那好啊。」

葉龍喜上眉梢,彷彿遇到了救星一般,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大步走到李茹可面前,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將她拉到了案桌前。

被葉龍拉住了手,李茹可頓時面紅耳赤,心撲通撲通地跳。

葉龍轉頭看向李茹可,剛想教她怎麼整理卷宗,卻看到她紅通通的臉頰。

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把手鬆開。

情急之下的葉龍,居然忘記這是古代了,那個看一眼便要以身相許的年代。

「額...額...抱歉了,我這太激動了。」

"沒關係。」

李茹可羞紅着臉說道。

此時的氣氛有那麼一點點微妙,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只剩下撲撲的心跳聲。

葉龍連忙將話題岔了回來,將怎麼整理卷宗,細細地跟李茹可說了一遍。

無非就是,將卷宗按照案發現場、人證、物證等分門別類擺放。

再將卷宗里有重要信息的做一下標記,比如,記錄人證方面的,目擊證人的證言等就屬於重要信息。

李茹可不但聰明,而且非常的用心。

葉龍這麼簡單的說一下,她便心領神會,於是便開始整理卷宗。

整理了幾份之後,葉龍發現都符合他的要求,不由得大喜過望,連連讚歎。

「那是大人指點有方。」

李茹可被葉龍誇讚,小臉泛紅,羞澀的說道。

之後葉龍便全神貫注的查看案件卷宗,他知道要一個月的時間破案,現在就必須要爭分奪秒,前任知縣半年的時間都破不了的案子,必定不簡單,而且也不知道這其中的水究竟有多深。

葉龍想起有什麼要看的,便讓李茹可翻找出來。

李茹可手腳也利索,都能很快給找到。

兩人就這樣,廢寢忘食般地埋頭整理查看卷宗。

天色在不知不覺間已暗了下來。

時辰已到戌時(約晚上十點)。

葉龍帶着疲憊的雙眼,蓋上了最後一份卷宗。

「終於看完了,今天要是沒有你幫忙,估計我還得看個兩三天,還真夠嗆的。」

葉龍呼了一口氣說道。

「大人對我恩重如山,能幫上大人是我的榮幸。」

李茹可揉着肩膀,微笑着說道。

葉龍忽然發現,在昏暗的油燈下,李茹可卻是格外的好看。

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俏麗的臉龐,婀娜的身材,愣是看得痴了。

曾經在警院時,他們院里的女生本就是稀罕物,顏值上線一點的更是打着燈籠也找不着。

此時看着李茹可,發現她竟然比自己以前見過的所有美女都還要漂亮。

對於原主的記憶那更不用說了,考上三甲進士前,甚至連女人都沒見過幾個。

李茹可發現葉龍一直看着自己。

頓時羞澀地把頭低了下去,小臉頰上泛起了紅暈。

「大人。」

李茹可小聲叫到。

「啊...」

葉龍這才回過神來。

此時夜已深,孤男寡女仍共處一室,於是他連忙說道:「好了,今天就到這,你也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此情此景,若換做是其他人,大概率還有其他故事要發生。

但他是葉龍。

一個連女孩子的手都還沒有牽過的葉龍。

在警院時,他何曾不想找個女朋友,怎奈僧多粥少,連最丑的女生都被好幾個人同時追,他自然是單身狗一枚。

如此情感小白,他怎麼會知道還能發生其他故事。

「嗯,大人也早些休息。」

李茹可說完便慢慢走了出去。

等李茹可離開了房間。

葉龍緩緩地站起身來,一股強烈的疲憊感頓時席捲全身。

眼睛、腰部、背部等都發出陣陣酸痛。

他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覺才緩和了一些。

片刻之後,他坐到茶桌前,喝了一杯濃茶。

隨後便閉目思索。

此刻他的腦海里,不斷回想着卷宗上記載的內容。

而這些內容,彷彿連成了一個個畫面,逐漸浮現在他的眼前。

白元及,白家的當家,是樂集縣的富商,做的是綢緞生意,一家三十七口人,一夜之間全被殺害。

報案人是一個菜販子,這菜販子每天早晨便要將青菜肉類等食物送到白家。

這日早晨,菜販子送菜到了白家,看見大門沒關便徑直走了進去,這一進去,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魂飛魄散。

地上橫七豎八躺滿了人,鮮血染紅了整個地面。

「殺人了!殺人了!」

菜販子連滾帶爬跑出了白家,驚恐的尖叫道。

衙門接到報案後,知縣錢永安也被嚇得一哆嗦,額頭直冒冷汗。

這可是大案啊!

他絲毫不敢馬虎,連忙召集衙門捕頭衙役,馬不停蹄地趕到案發現場。

此時天色已明,白家門口已圍了不少看熱鬧的百姓,都在議論紛紛:

「好慘啊,全家都被殺了。」

「我就住在隔壁,怎麼昨晚一點動靜都聽不到啊。」

「這麼奇怪?」

「這白家真是造孽了啊。」

「別說了,別說了,縣老爺來了。」

看見縣衙來人了,圍觀百姓便紛紛讓出道來。

錢永安帶着眾衙役急急的走進了白家的大門。

同時讓幾個衙役在門口攔着,不讓閑雜人進去。

白家裏面。

映入錢永安眼眸的景象,就跟菜販子所說的一樣。

地上、台階上,屋裏面...橫七豎八的,到處都是屍體,甚至還有老人和幼童的。

一片片紅色的血泊更顯得觸目驚心。

別說錢永安沒見過這等慘像,就連當差多年的老衙役,看到這個景象也是毛骨悚然。

「慘絕人寰啊...」

錢永安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說道。

「仵作,仔細檢查這些人的屍體,看看是什麼情況,其他人,全部搜查現場,看看有什麼可疑的東西。」

「都給我睜大眼睛看仔細了啊,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錢永安接着大聲喊道。

「是。」

眾衙役便展開搜查,仵作則拿出傢伙翻開屍體查驗。

「大人,這幾個都是被人用利器割破喉嚨,血流干而死,全身並無其他外傷。」

仵作翻查了幾具屍體後說道。

錢永安也蹲下來,看向死者的喉嚨處。

確實是被利器割喉所致。

「嗯,再看看其他的。」

等錢永安站起身來,卻感到一股莫名的眩暈感,而且還很強烈。

他踉蹌地走了幾步才站穩。

「怎麼回事,頭很是暈乎。」

「大人,小人剛才在查驗屍體時就已感到頭暈了。」

仵作有氣無力的說道。

錢永安用力的揉着太陽穴,但暈眩感並沒有消失,反而是更強烈了。

這時,從屋子裡傳出了衙役心膽俱碎的尖叫聲。

「鬼,鬼,有鬼啊!」

伴隨着驚叫聲,眾衙役紛紛從屋子裡慌不擇路地逃竄出來。

一個個面無血色,一溜煙地往大門方向跑去。

「站住!發生什麼事了?」

看着眾衙役驚慌而逃,錢永安也是惶恐不安,朝衙役大聲喊道。

「鬼,有鬼,快跑啊!」

錢永安心裏一哆嗦,本就頭暈目眩的,看着眾衙役驚慌逃竄,竟也踉蹌地跟着跑了出去。

其實人的本能反應就是這樣,當一旦看到有人驚慌逃跑,其他人也必然爭相效仿。

等錢永安和眾衙役跑到白家大門外的人群中,仗着人多,才止住了腳步,慘白的臉色稍稍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