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討命人
討命人 連載中

討命人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火熄余灰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芸兒 趙和強

別人討債要錢,我討債要命,如果一年壽命賣二十萬,臨死前讓你揮霍一下,你樂意嗎?展開

《討命人》章節試讀:

第7章


面對我的質問,中年人一臉鄙視的冷笑,「雖然不是我們的,更不是你的。老子是這家酒店的經理,有義務保護客人的財產不受侵害。」

  就在這時兩個酒店保安跑來,他變得底氣更足,用手指着我倆。

  「把他們看好了別跑,等這輛車的車主過來,讓他們賠禮道歉。」

  我算看出來了,他是想巴結一下車主,這種快捷酒店可難得有土豪光臨。

  蘇麗麗哀求低語,「別惹事,放我下來……」

  沒等她說完,我掏出車鑰匙按了下開鎖鍵,走兩步伸手打開了車門鑽進駕駛座。

  人們全都跟見了鬼一樣的看着我,我放下車窗衝著蘇麗麗露出燦爛笑容。

  「寶貝兒,別跟狗一般見識,我帶你去兜風。」

  她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激動的打開副駕駛車門,我故意踩着剎車轟了幾腳油門,這才開着勞特萊斯瀟洒離去。

  蘇麗麗這才詢問,「你哪弄的車啊?」

  「老闆讓我先開着。」

  「哇塞,你這是抱上大腿了啊!」

  很多事不能讓她知道,我故作嘚瑟的回應,「那是,年薪一千萬打底,而且是先給錢。」

  「我說你怎麼突然那麼大方,怎麼不早說,要知道就不砸你手機了。」

  就是為了讓這傻妞消除顧慮,兜了一圈後再次回到那家快捷酒店門口。

  快捷酒店老闆竟然還等着呢,屁顛顛跑來開門,一改之前囂張的樣子卑躬屈膝。

  「剛才是小的有眼無珠,請您見諒。」

  我呲牙笑了,「這不是我的車,公司的。」

  他獻媚的表情凝固,要多滑稽有多滑稽,逗得我和蘇麗麗哈哈大笑,她挽着我胳膊返回房間。

  兜風時我跟她說清楚了,以後讓她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許多問,只要乖乖聽話就好。

  除了幫她還清欠款,每月在給她五萬工資,足夠她有些奢侈的生活。

 時間已經臨近午夜,可如今是夜貓子出動的時候,她給我列舉了一些人名,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她所知道的情況。

  我真的很着急還清欠着的壽命,負數讓人心裏很不踏實,很快就選好一個名字。

  這人我也認識,嘢嗨酒吧的老闆張志修。

  這傢伙有個男人常有的毛病,那就是好色,卻不懂什麼是色而不淫,專挑去酒吧處世未深的小姑娘下手,勾引不成就往酒里加料。

  如果有美女在酒吧里喝醉了,他更是不會放過。

  蘇麗麗有一次就被他撿了便宜,結果早上只甩給一百塊錢讓她打車離開,這個仇一直還記着呢。

  這種人叫他來肯定不會親自登門,我原本不想在動彈了,打算做完一單就睡覺,可一聽他欺負過蘇麗麗,還是決定親自去拜訪一下。

  嘢嗨酒吧只能算是小型夜店,開在了大學城附近,經常有學生組成的樂隊來表演,一些有錢二代們也喜歡來這獵艷。

  勞特萊斯停在了稍遠處,我倆邁步走過去,在酒吧門前停着幾輛跑車,一些打扮時尚的年輕男女站在車邊談笑風生。

  蘇麗麗當年就是大學裏的校花,也是這裡的常客,無論身材樣貌都是一等一,小蠻腰在那麼一扭起來,會放電的眉眼隨便那麼一拋,絕對魅力十足。

  立刻有個小年輕吹響了口哨,想上前搭訕卻被染黃毛的同伴拉住胳膊,低聲警告。

  「別惹事,那男的是耗子。」

  「我還是黑貓警長呢,專抓耗子。」

  說完靠在跑車上向著蘇麗麗招手,「美女,去兜風嗎?」

  蘇麗麗沒理他,我卻聽到了他們的交談,帶着她走了過去。

  最討厭別人管我叫耗子,名字雖然叫孫浩,卻是浩瀚無垠的浩,偏偏從小到大,都有人給取耗子的外號,很快還會被人們叫順口。

  黃毛的臉色變了,趕緊彎腰打招呼,「耗……浩哥!」

  我伸手就抽在他腦袋上,「誰特么讓你染黃毛的,經過老子同意了嗎?」

  他的幾個同伴立刻急了,將我和蘇麗麗圍住。

  黃毛趕緊攔着,「大家別激動,浩哥跟我開玩笑呢。」

  我又一巴掌抽了上去,「誰特么跟你開玩笑,浩哥也是你叫的嗎,跪下!」

  在那些年輕男女震驚的表情中,黃毛噗通一聲雙膝跪倒,嘴裏哀求出聲。

  「浩爺饒了我吧,我明天就把頭髮染黑。」

  我還是又抽了一巴掌,「這還差不多,跟你爹媽說,改天請我吃飯。」

  一扭身看到想勾引蘇麗麗的小伙擋路,他弄了個很新潮的髮型,還打着耳釘,抬手想抽他卻又放下手。

  「算了,爺不跟快死的人計較。」

  只是抬手已經把他嚇得趕緊讓路,畏懼的看着我和蘇麗麗走進酒吧。

  這傢伙確實該死了,壽命竟然只有一天,看樣子這是最小的數額,不會告知我還有幾個小時。

  黃毛那麼怕我也是有原因的,這就是個超級敗家子,除了吃喝玩樂啥都不會,偏偏家教很嚴每月零花錢很少,就到處借賬。

  結果不長眼,被人慫恿借了高利貸,利滾利滾到三百多萬,老闆直接派我們去他們家要。

  可他父親卻很古板,就是不給錢,說有本事讓我們打死這個不孝子。

  結果我就當著他面,把那黃毛差點打殘廢,最終還是把錢還了。

  酒吧里燈紅酒綠,一個樂隊在演奏,主唱在那無病**,卻有好幾個小迷妹在喝彩,我實在是不會欣賞。

  在蘇麗麗眼神示意下,我看到了正在撩妹的張志修,邁步走了過去。

  一見我走來,張志修臉色很不好,強笑着詢問,「你怎麼有空大駕光臨啊?」

  這也是個老賴,酒吧翻新裝修不給清裝修款。施工方多次討要不給,托關係找到了趙和強,他帶着我們來鬧過事,這才把錢結清。

  我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聽說你最近缺錢,恰好我最近在放貸,手頭上有不少。」

  他厭惡的看着我,「我可不跟你借錢,骨頭都得被啃碎了吸骨髓!」

  「別急啊,你先看看借款協議。」

  我掏出借款協議和一支筆開始填寫,寫完遞給他觀瞧,他看完笑了。

  「你有毛病吧,十萬塊錢一年還二十萬,傻子才找你借。抵押五十一年壽命又是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