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通天醫婿
通天醫婿 連載中

通天醫婿

來源:掌中雲 作者:蔣少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雪 現代言情 蔣少宇

入贅三年,人人當我是廢物
三年期滿,且看我!醫術通天,救死扶傷,武功蓋世,橫掃諸敵! 展開

《通天醫婿》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求葯


太山七十二峰,縹緲峰最高最深,最為人跡罕至。
峰腳之下,有一間小木屋。
今日,小木屋旁邊,卻多了一座新墳。
墳前有碑,碑上卻無字!
旭日東升,層林染紅。
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跪在墳前,緩緩將一張張紙錢丟進火中。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糟老頭子,你我師徒一場,今天我送你最後一程。
「你放心去吧,我必定不辜負你的一番苦心,你留給我的功法,我也會好好修鍊!」
「願你,一路好走!」
當最後一張紙錢燃盡,年輕人對着墳墓磕了三個頭,這才悠悠站起。
「老頭子,你讓我隱忍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滿,從此天底下再也沒有廢物蔣少宇!」
「我蔣少宇,要做真正的自己!」
回想這些年的生活,蔣少宇閉上眼睛,仰頭向天。
一個深呼吸,吐盡胸中渾濁。
隨後,蔣少宇走進木屋,拿起一個黑色帆布包,準備離開。
「咦?這裡怎麼會有一座墳?」
「我說你這丫頭是旅遊來了嗎?居然還有閑心去管一座墳?」
「不是啊,媽你看這墳好奇怪,竟然是無字碑!」
「你管這麼多幹嘛?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老神醫!」
就在蔣少宇轉身,準備踏出門的時候,兩個聲音在屋外響起。
聽到這兩個聲音的剎那,他便認出這兩個聲音的主人,正是他的老婆林雪和丈母娘唐韻。
蔣少宇從小被林家收養長大。
林家沒有兒子,三年前他便成了林家的上門女婿。
「她們來這裡幹什麼?」蔣少宇微微皺眉。
這個時間出現在縹緲峰,這兩人定然是天沒亮就已經開始上山。
而聽她們對話,似乎是來找糟老頭子的?
蔣少宇思索間,兩人已經來到門外。
「請問,老神醫在嗎?」
在林家的時候,蔣少宇沒少被唐韻冷嘲熱諷,數落嫌棄。
但現在,岳母唐韻神色拘謹,絲毫不復往日的倨傲跋扈。
「你怎麼在這裡?」
木屋門沒關,林雪一眼就看到門口的蔣少宇。
「小雪,你大驚小怪的幹什麼?沒有一點禮貌!」
唐韻低着頭,沒看到站在門內的是蔣少宇。
「媽,是蔣少宇!」林雪喊了一聲。
「你個廢物在這裡做什麼?」
唐韻聞言抬起頭來,看到蔣少宇,也是一臉詫異。
「我……」
蔣少宇正想解釋,卻被唐韻打斷。
「我明白了,你是知道我們前來求葯,所以故意偷偷跟來,並且搶先將葯求到,以為這樣就可以不用和小雪離婚了?」
「不是!」蔣少宇搖頭。
「不是什麼?我就知道你沒有求到靈藥!」
唐韻臉上浮現出嘲笑,目光鄙夷。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神醫怎麼可能將包治百病的靈藥,給你這個窩囊廢。

說完,也不等蔣少宇說話,唐韻直接一把推向蔣少宇。
同時口中怒斥:「好狗不擋道,滾開!」
蔣少宇不願意與唐韻爭執,身子微微一側,讓唐韻進了木屋。
「老神醫呢?」
小木屋不大,唐韻一眼就看到木屋內除了蔣少宇,沒有其他人。
「蔣少宇,老神醫呢?是不是被你氣走了?」
「你這個窩囊廢,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唐韻看似在質問,實則是不留餘力的奚落。
「你個白眼狼,虧我還把女兒嫁給了你!」
她心中已經認定,老神醫不在,都是因為蔣少宇所致。
蔣少宇早已習慣她的蠻橫無禮。
知道自己不說話還好,一開口必定會被疾風驟雨一般數落。
他無意與一個婦人鬥嘴,便直接走出木屋。
「窩囊廢你給我站住!老神醫去了哪裡?」
唐韻追上來,將蔣少宇攔住。
「你們剛才不是已經見過老神醫了嗎?」蔣少宇冷笑着反問。
「胡說八道,我們什麼時候見過老神醫了?」唐韻怒視蔣少宇。
「蔣少宇,爺爺病了,你告訴我們神醫在哪兒好不好?」
林雪走到蔣少宇面前,說出了她們來這裡的原因。
「爺爺病了?」蔣少宇一愣。
蔣少宇恍然,想來這應該是他離開家,來太山之後發生的事情。
「爺爺病重,昏迷不醒,醫院專家束手無策,我們這才來這裡找老神醫,求他老人家出手!」林雪幽幽說道。
「你們來晚了,那邊的墳中埋着的,就是你們口中的老神醫!」蔣少宇搖搖頭,說道。
「什麼?」
林雪聞言,不可置信地看着蔣少宇。
「胡說八道!」
唐韻不疑有他,厲聲喝罵:「我看,你是成心想害死老爺子!」
「虧老爺子視你如己出,沒想到你是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
蔣少宇搖頭苦笑:「愛信不信,我親手埋的還能有錯?」
以前還好,但自從三年前老爺子要蔣少宇隱藏本事,不要暴露身份。
蔣少宇就成了唐韻眼中的廢物。
無論他做什麼,都討不到唐韻的歡心。
最近,更是動了要讓他和林雪離婚的心思,對蔣少宇愈發嫌棄。
「難道爺爺真的沒救了嗎?」
林雪喃喃嘆息,雙眼通紅。
如果說林家還有誰讓蔣少宇放不下,那就是林雪。
當初林家會收養蔣少宇,完全就是因為林雪。
林雪對蔣少宇也不像唐韻,雖然這三年,蔣少宇表現很差。
但是林雪,卻從來沒有說過要和蔣少宇離婚。
「你放心,我是老神醫的弟子,已經將他的醫術全部學會,我……」
看到林雪傷心,蔣少宇忍不住開口。
「你什麼你?老神醫會收一個窩囊廢當弟子?」
蔣少宇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唐韻的無情嘲笑。
「吹牛也不打草稿!你以為你說你是老神醫的徒弟,我就會高看你一眼?不讓你滾出我們家了嗎?」
「我林家需要的是能夠給雪兒帶來幸福的人,而不是你這樣的廢物!」
「這個人可以是任何人,但絕不可能是你這個廢物!」
唐韻看着蔣少宇,像是看着仇人一般,咬牙切齒,面目可憎。
「蔣少宇,你說的說真的嗎?」
林雪知道自己母親的性格,更清楚蔣少宇不是那種說大話的人,眼底升起一絲渺茫的希望。
「從小到大,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蔣少宇直視着林雪雙眼,鄭重說道。
「這……」
林雪有些詫異,此刻的蔣少宇,似乎與平時不太一樣。
「雪兒,不要被這小子騙了!」
唐韻訓斥林雪,然後轉頭怒視蔣少宇,說道:「既然你說你是老神醫的徒弟,那你就證明給我們看!」
「這還不簡單?」
蔣少宇自信說道。
「哼,我到要看看,你要怎麼證明!」唐韻冷笑。
「救命啊!」
就在這個時候,從樹林中傳來求救聲。